下午1点钟,比赛重新开始,当李襄屏再次坐到棋盘面前,他现在就没有继续犹豫了,很快落下局第34手。

毕竟是通过超级长考下出来的棋呀,上午一个半小时还要多,中午一个小时休息时间,更何况这还是李襄屏通过长考下出来的棋,那么可想而知,这手棋从出现在棋盘那一刻起,那就注定它备受关注。

先说说李襄屏自己的感觉,必须实话实说,在落下这一手的那一刹那,李襄屏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

嗯,套用一下“新闻联播体”:在落下这步棋的时候,李襄屏认为自己通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尤其是当了那么长时间哲学家,思考了那么多高大上的问题,现在自己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境界有了明显的提升

这一手棋,李襄屏是以狗狗的判断作为指路灯塔,以类似于道策先生“手割”的思维模式作为具体行路指南,以他近3年多的磨砺作为底蕴,再综合他很可能过人一筹的天赋

那么毫无疑问,这一手棋,那肯定就是李襄屏在超级长考之下的超级产物,这一手棋,闪耀着人类思想的光芒,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虽然大家常说,在围棋比赛中常常是“长考出臭棋”,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在李襄屏身上

还是要实话实说,其实在落下这第34手的那一瞬间,“长考出臭棋”这个词汇还真在李襄屏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只不过在那一刻,他是真不相信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至少这一次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毕竟正如前面所说,今天这手棋,李襄屏是建立在狗狗的判断基础上的,只要狗狗的判断没有出错,那就意味着在大方向上,他这手棋不会出现偏差。

那么狗狗的判断可能出错吗?嗯,这个李襄屏当然无法保证,也许在真正的“棋神”面前,狗狗的判断那可能还真有问题,然而在围棋中,所谓的“判断”其实都是相对的,李襄屏认为对于人类来说,你只要认为狗狗的判断是正确的就行。

只要它比你厉害,那么用它的思想作为指导下出来的棋,那你照样很难对付,一如今天这第34手—–

这其实也是李襄屏在走进对局室以前,他会产生把自己今天这手棋,和真正的“狗招”进行一番类比的原因。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好了,李襄屏自己的感受已经说完,接下来的重点,那当然就是外界的反应了,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李襄屏个人的感觉完可以忽略,毕竟就算这手棋真是一步大臭棋,他自己也不会知道的—–

事实上不仅仅是李襄屏,任何棋手在刚下出臭棋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可能知道,不然他也不可能会被自认为臭棋的着手落到棋盘上。

而在所有外界反应中,这其中最重要的,那当然是对手的应对,毕竟俗话说得好,实践是检阅真理的唯一标准嘛,李襄屏这手棋到底如何,那当然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实战效果。

只不过对手的反应还没有那么快出来。开什么玩笑,在这种每方3个小时的比赛中,李襄屏一手棋就用去一半多的保留时间啊,那么考虑到他现在的赫赫威名,就算他下的是一坨屎,那别人也要认真来对待这坨屎。

比如现在,当李襄屏落下这手棋后,周鹤洋九段并没有马上就应,他甚至伸手把那枚棋子扶了扶,把棋子扶正之后,他也陷入了思考。

因此在下午1点多的时候,能够描述的那还只能是隔壁观战室的反应了。

然而比较可惜,在这个时间点,观战室虽然已经有很多人了吧,这其中有王鲁南华领队等棋院管理层,有张大记者谢记者等媒体人,还有古大力和孔二杰等一干国家队国青队的年轻棋手,不过当大伙刚看到李襄屏这手棋的时候,大家的反应比较冷淡,几乎没有人发表议论—–

这种情况当然也很正常,要知道现在才30几手棋,还属于一盘棋的序盘阶段,而李襄屏刚才那手棋,又不是那种“手筋”类的实战手段,那么除了老聂那种大嘴巴之外,现在谁敢对李襄屏的招法指手画脚,而老聂今天又不在,那在最一开始的时候,研究室当然冷场。

“呵呵”在冷场了大概2分钟之后,这里终于有人发声了,而最先发声的,竟然是国家队的华领队。

华领队先以“呵呵”开场,“呵呵”完之后他还装模作样摇了摇头:

“呵呵,现在的棋我真是完看不懂了呀,比如说襄屏现在这手,这手棋要是搁我学棋那会,那肯定要挨老师骂的,认为这手棋距离人家的厚势太近,这样下完违背棋理,老王你说是不是?”

王鲁南笑着点点头,他把华领队没说出来的话说完:

“是啊,但现在这种下法却经常可见,尤其是李襄屏,这种视人家厚势为无物的招法更是层出不穷,对了,我记得这个妖刀变例,襄屏不是在国家队拆棋时候研究过吗,大力,还有孔二,你们对这个变化是怎么看?”

嗯,老王不亏是当领导的,你看他这一脚皮球踢得多漂亮。见到老王点将,率先发表自己看法的是孔二杰。

孔二点点头说道:“嗯,这个变化他的确说过,并且还不止说过一次,他反复强调这个变化下完之后,黑棋其实是不利的,白棋已经大占便宜,说句心里话,我内心虽然并不完认同他这个判断吧,但人绝艺老大毕竟是大高手不是?既然是高手,那我就算不认同也只能接受。至于他刚才这手,我认为如果你认同和接受他的判断的话,那这手棋其实就很好理解了,二老想想,襄屏既然认为这个变化黑棋不利,那么在他的内心,他当然不会认为黑棋这是厚势,既然连厚势都不是,那当然就不存在什么“厚势勿近”之类的了,所以从棋理上说从李襄屏自己的棋理上说,这手棋还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这手棋的具体涵义嘛,还有李襄屏下这手棋的具体意图,我一时半会还没看出来”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这时接话的换成古大力了,目前国内头号“绝艺粉”古大力。

面对众人投过来的目光,古大力这时侃侃而谈:

“李襄屏这手棋的意思,我却大致能猜到一二,小美刚才说了,李襄屏既然认为黑棋这个不是厚势,那么在他的心目中,他肯定就认为黑棋这个棋形还存在一定的缺陷或者说弱点,大家可以仔细观察这个棋形,这里最可能成为弱点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呢?”

古大力虽然用了提问句的方式,不过还没等别人开口,他自己就说出答案了:

“毫无疑问,黑棋这个棋形最大的缺陷,或者说唯一能成为隐患的地方,那肯定就是那个断点了。”

“那个断点?”

“那个断点怎么可能成为隐患”

听了古大力的话之后,整间研究室终于热闹一点了,在场棋手纷纷发声,不过绝大多数声音,都是在质疑古大力的说法。

的确,那个断点看上去真的是太虚无缥缈了,李襄屏在上午时间就计算过,如果这个时候断上去的话,那黑棋甚至都可以置之不理,当做这手棋不存在,那么像这样的断点,那怎么可能成为什么隐患?

不过古大力毕竟是目前的头号绝艺粉啊,他这个时候依然对自己的猜测信心十足,他继续面对众人侃侃而谈:

“没错,我当然知道白棋现在断上去的话还不成立,然而大家不要忘了,在围棋中,利用对手棋形的弱点可不是只有一种方法,大家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能利用一系列手段,逼迫黑棋自己去补那个断点,这样算不算是白棋成功呢?”

古大力这话一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了,的确,在座的都是围棋高手,就算棋力最低的谢记者张大记者等人,那也有不俗的实力,那么他们这些人,当然都能理解古大力这话。

在围棋中,利用对手弱点真的不是只有一种方式的。

就拿这一类的“断点”来说,逢断必断,那往往是一些水平较低的业余棋手才爱干的事,等你到了一定水平后,你就会发现围棋中任何形式的断点,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步单官而已。

一步没有任何目数价值的单官!

李襄屏的外挂曾言:“两处有情方可断”就是这意思了。这里说的“有情”,那可不是情情爱爱的情,而是“情况”的情。

因此把老施创造的这句棋谚翻译成大白话:假如你在棋盘上看到一个断点,你必须发现断完之后两边都“有情况”,这样断上去才是合适的。

众所周知,中古棋都是好战的,然而好战的中古棋还能创造出这样的棋谚,为什么呢?

那当然就是因为“切断”这种下法本身没有多大价值,假如你在切断之后没法收获相应的利益,那么你这步“切断”本身,很可能就是效率低下,造成自己的亏损。

相同的道理,假如自己的切断效率低下,那么如果你能逼迫对手去补断呢?

这当然也是一种成功!一种降低对手子效的大成功!

听过古大力的话以后,那么这个时候,众人当然就理解李襄屏这手棋的意图了。对着棋盘看了一会之后,孔二首先叫了起来:

“看懂了看懂了,这手棋搞了半天,意图就是想逼迫人家自补一手呀”

说到这他还装模作样在那摇头晃脑:

“啧啧黑!绝艺老大的棋那真叫黑呀,人家都已经这么厚了,他竟然还想逼迫人家自补一手,只是济公能让他如意吗”

听过他的话之后众人都笑,并不由自主都把目光投向对局室方向。

“济公”周鹤洋九段能让李襄屏如愿吗?

这盘挑战者决定战还在继续,李襄屏的长考到底没没有出臭棋呢?答案在接下来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