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江缺急忙点点头,他现在只是一个外门弟子,用昊然仙宗的预备役来称也不为过,不成为内门弟子就没有多少话语权,哪怕是面对一个不起眼的执事。

旋即江缺又拱手言道“多谢执事大人提醒。”

那人还没走远,于是传来一声,“嗯,以你的实力只需走个过程便可。”

他已经看出江缺的特别了,一身气息虽然收敛于身体里,但从四周的环境依旧可以看出来,这里还残留的气息已经是筑基境了,只是出于某些原因这位执事并没有多关注。

江缺面色一喜,心里突然想到,“看来这次检测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内门弟子当有我一席之地。”

这可是件好事,当即找了些食材还自己做了点好吃的东西庆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只是现在黄蓉还在金刚镯内,也不知是什么情况,倒是让他觉得很担忧。

“不过她应该没什么危险,看起来只是在休养,但具体怎样我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才知道。”可目前他的实力并不强,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想要把黄蓉从金刚镯里放出来,可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并不是他不想做点什么,而是他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成仙的道路上还有很长很远,很多东西他也迷糊不解,身为外门弟子除了筑基还是筑基,连成为内门弟子的机会都很渺茫。

所以,系统性的培养他并没有经历过,除非是之后。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蓉儿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而留在金刚镯里了,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以我的能力也要不了多久就能让她重新出现,甚至跟我一起修仙也不是不可能。”

气质美女洁白短裙白嫩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先在昊然仙宗站稳脚跟,同时还需要搞清楚黄蓉现在处于的状态。

这些都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保证,恰恰江缺觉得自己有这个底气,至少在短时间内有这份实力。

紧接着他又想到,“虽然我的天赋很一般,但有金刚镯相助我获得的修炼功法是最完善最顶级的,一部好的功法才决定一个修炼者走得有多远。”

决定能走多远的绝对不是天赋,也不是努力,当桶子足够高足够宽时,才能装更多的水,而努力和天赋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在决定装水的速度和大小。

没有功法,天赋再好,修炼者再怎么努力都是是白费功夫,不会有收获的努力将是平白努力,仅此而已。

“罢了,先巩固修为吧。”江缺摇摇头,不管后面的事情如何,都需要他先成为内门弟子之后才会有结果。

内门,是一种身份,也是一种资源。

三天的时间不长,但是也不太短,对于江缺来说这样的时间刚好足够他用来巩固筑基境的修为,这一次总算是迈入修仙的门槛了,今后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就好。

当然,也需要很多资源。

三日后,外门考核正式开始。

而这一次也是五年前进入昊然仙宗外门的弟子们最后一次考核了,一旦发现没有筑基成功的,将会被强行赶下山,再继续待着也没用。

当然,此前发放的基础筑基法门是不会收回的,这也算是身为外门弟子的福利吧,而以后宗门要是有需要的话,就不能拒绝了,毕竟被赶下山只是因为这些人不能筑基成功,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是昊然仙宗的外门弟子,并且不会有任何改变。

每一批人都会给五年的时间,如果五年都不成功,那可能就不会成功了。

因此,这一次检测考核,就成了重中之重。

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有人焦躁不安。

外门演武场和内门演武场是不一样的,单独有一个地方区分开来,在去之前江缺先是在自己住的木屋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员后,他就释然了。

“看来之前住在我周围的王大才他们已经离开了,这里就我一个人了。”一批就是成千上万的外门人,五年过后走的走,死的死,还能够留下来的人已经大幅度减少了。

但是五年前同江缺一起进入昊然仙宗的那批人,现在还剩下五千左右,依旧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这点从江缺进入外门演武场后就看得出来。

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相互间有的熟悉,有的是一个城市来的,江缺来得不算早,但也不算晚,已经有不少人站在演武场上相互交谈起来。

其实能否留下来都根本不需要检测考核的,只需要一看一眼就清楚,但秉承着害怕有人会浑水摸鱼,或者是不想离开的,这一过程就保留下来了。

江缺没有朋友,可能有几个同乡认识他,但在这密密麻麻都是人群的演武场上,他并没有去寻找。

在他旁边,一位如刀剑一般的棱角显得锋芒毕露,叫许威,是和他来自同一个城市的人,算是同乡,但五年前一路来时,江缺却知道这人极为狂傲和嚣张。

“哟,江天才来了啊,怎么着也想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吗?”许威冷漠的声音传来,露出微讽之意。

光说还不够,他还带着几个疑似狐朋狗友一起走了过来,淡淡地走向江缺。

“许师兄,你的这位同乡似乎很不情愿搭理我们,看起来你的面子不行啊。”

“我倒是觉得这样的人颇有个性,但是他却把许师兄的面子给拂了,着实让人有些讶异的。”

几句轻描淡写的调侃和话语,逐渐地让那位许威师兄和江缺站在对立面,原本他一直在想,自己只不过是想奚落几句罢了,但是江缺却没给他面子。

所以他立马站在江缺面前,如刀削般的脸庞印入眼帘,“江缺,我跟你说话呢!”

他气急败坏着。

只是江缺的样子看起来很平静,也很风平浪静,随口道“哦?我还以为你在跟别的人说话呢,毕竟姓江的又止是我一个,而且我从来都没承认自己是个天才,所以鬼知道你在叫我啊!”

许威“……”

这算是挑衅吗?

混蛋啊!

许威心里愤怒地想到,老脸不由泛起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