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会呢,姑父对我那么好,他绝对不会因为我说狐狸精三个字就处罚我。”

傅芙蓉对皇帝蜜汁信任,完全忘记掉自己已经被皇帝撸下郡主的位置。

许如意比傅芙蓉年长许多,深深知道在这个皇宫大院里面什么阴谋诡计都可能发生,像傅芙蓉这么天真又嚣张的人,要不是有人罩着的话,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还能够像现在这么嚣张吗?

“你啊你。”

许如意不知道要怎么说她了。

“表姐,别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我看表哥似乎对你没有……”

傅芙蓉后面的话没有完全说出口,许如意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乔青玄是她心里面的伤,她很不喜欢人家去揭开她这个伤疤。

“芙蓉,我和你表哥的事情勉强不得,还是让我自己来解决吧。”

许如意拍着傅芙蓉的手,目光一刻都没有从乔青玄的脸上离开。

“表姐,你这种个性哪里能够解决得了她啊,还是让芙蓉来帮助你好了,绝对要让她在重阳宴会上丢尽脸面。”

傅芙蓉眼中多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古典的魅力

在外面她不敢说什么,但是在皇宫里面她认识的人不少,就不相信说还对付不了一个蓝千箬。

“芙蓉,你不要乱来,万一惹得太后不高兴,没有人能够保住你。”

许如意虽然想着说有人可以给她出头,可她并不想傅芙蓉事情失败之后把她踢出来当垫脚石。

“表姐放心,不会惹太后不高兴。”

傅芙蓉让许如意放心后,跑去物色可以帮忙的人选。

另一边乔青玄看着蓝千箬没事,又有几分担心起来。

这重阳宴来的人可都是名门之后,在场的姑娘家没有一个不是盛装打扮,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只有蓝千箬,那一张脸……

“乔世子,多谢你解围。”

蓝千箬道了一声谢,没有过多的表示。

说实话刚刚那样的情景她其实可以应付过去,根本不用乔青玄出手。

“蓝三小姐说哪里话,好歹是本世子引领你进宫的,要是蓝三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本世子可不好向那位交代。”

乔青玄笑眯眯的看着蓝千箬,让蓝千箬着实有些无语。

那位,如果乔青玄不会是和天机公子认识的话,她还不知道那位是哪位。

“他还真闲。”

蓝千箬撇撇嘴不屑道。

“这是关心,关心。”

乔青玄想到天机公子特意和他说的话,就在想这蓝千箬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能够让天机公子对她这么的看重。

虽说诸葛伏龙的预言占了一部分的原因,但是他总觉得天机公子对蓝千箬有些与众不同。

“要说是关心,他怎么不来呢?”

蓝千箬觉得像重阳宴这样的宴会,皇帝不可能不请他才对。

“蓝三小姐说笑了,这种场合他要是来了,那完全是降低他的格调。”

乔青玄讪讪笑了一声。

“哦,平时就不降低他的格调了,那么普通的一张脸,放在大马路上,任谁看到都觉得是哪个路人甲路人乙。”

蓝千箬冷哼道。

“表姐,你们说的是谁啊。”

易青青站在一边听两人聊天,似乎有提到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和蓝千箬很是熟悉,甚至还让乔青玄来保护蓝千箬。

想想这世界上能够使唤乔青玄的人不多,要么是乔青玄的长辈,要么就是乔青玄的朋友。

难道说让乔青玄来保护蓝千箬的是他的朋友?

那么他的朋友为什么要保护蓝千箬?

是喜欢上蓝千箬了?

易青青眼睛瞬间睁大,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

“青青,乔世子和你表姐说话,你别插嘴。”

林初芸站在听两人说话的内容,只觉得蓝千箬是不是有了意中人,不然对方怎么会让乔青玄来关心蓝千箬?

“我知道了,娘。”

易青青左右看了一眼,还好那些人站的地方比较远,没有怎么接近他们,应该是没有听到蓝千箬和乔青玄的话。

要是被他们听到什么话,不知道会在外面怎么败坏蓝千箬的名声。

她还是闭嘴听着就好,把一切都烂在肚子里面。

“婶娘,没事的,我和乔世子也不是说什么秘密的东西,没什么不可以问的。”

蓝千箬话刚说完,易青青正准备要问她那个人是谁的时候,只听门外传来了太监的一声喊叫声,“辰王殿下,逸王殿下到。”

辰王蓝千箬好理解,但是这个逸王殿下是谁?

蓝千箬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乔青玄已经示意他们站到一边,看着墨怀辰和墨怀逸两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在场的千金小姐顿时停下了叽叽喳喳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望向了走进来的墨怀辰和墨怀逸两人。

这墨怀辰呢,已经被皇帝指了未婚妻,在场的千金小姐那是不用想了,除非有人愿意当侧妃什么的,皇帝兴许还会给她们指婚。

至于这后面进来的墨怀逸,可没有被皇帝指婚过,一个个看着他的目光好似要把他给吃了一般。

“乔世子,这逸王殿下是……”

蓝千箬对皇帝有几个儿子,分别叫什么名字并不太熟悉。

此时见到这个逸王殿下,蓝千箬发现他长相和墨怀辰有几分的相似,猜想这逸王殿下应该是墨怀辰排行不知道第几的弟弟。

“他是二皇子墨怀逸。”

乔青玄小声的开口道。

“墨怀逸?看起来和墨怀辰实力不分上下。”

蓝千箬看着眼前的两人,尽管双方都做出一副风光霁月的模样,可在蓝千箬的心里面,有谁能够比得上她家的老祖宗帅?

真是见过帅的就不想再找丑的。

“墨怀逸是最有可能和墨怀辰争夺皇位的人呢,自然这实力不相上下。”

乔青玄朝着左右看了一眼,很是小声的和蓝千箬说道。

“听你的意思,貌似只有他们两人在争夺皇位?”

蓝千箬记得皇帝不是应该儿子不少,怎么只有两个人争夺皇位?

还有之前她见过那个三皇子殿下,虽然说脸上呢多了几分烫伤的痕迹,但要坐上皇帝宝座,靠的还是脑袋瓜子。

在蓝千箬看来,只要是出生皇家的人,没有一个人脑海瓜子是不好用的,除非是在装疯卖傻。。

加上她对那个三皇子的印象还挺深的,就不相信那个三皇子殿下对皇帝宝座没有半点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