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少年,叫凌峰是吗?”

国字脸的导师,目光注视着凌峰,嘴角挂起一抹微笑,扭头看向一旁的往届学员问道。

“是的,牧仁导师。”

“好。”牧仁导师压低声音道:“一会儿记录成绩的时候,就把凌峰和那个坚持到最后的少年,并列第一吧。”

“好的,学生明白!”

那名老学员立刻点了点头,这位牧仁导师可是天级九星导师,除了院长,院士那些级别的存在外,天级九星导师便是权力最大的了,而且都是院士,院长的候选人。

“今年倒是出了不少好苗子。”牧仁导师淡淡笑了笑,“或许,还会出现几个左右帝国局势的大人物呢。”

凌峰刚一走出法阵,欧阳靖立刻迎了上来,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大哥,你真是个好人呐!”

一旁的柳云飞也忍不住道:“凌兄,上次在天脉之森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必定不是普通人,在下佩服!”

“柳兄说笑了。”凌峰淡淡一笑,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却可以改变那个姜小凡一生的命运,何乐而不为呢?

“凌兄,我叫苏牧,乃是云州苏家的子弟,凌兄能够在剑阵之中如此轻松随意,又如此仗义,将第一拱手相让,小弟实在佩服的得很。”

那个在柳云飞之后走出剑碑的少年,也上前朝凌峰拱手行了个剑礼。

绝色内衣穿上诱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以后就是同一届的同学了。

“苏兄!”凌峰也朝他回敬一礼,他们都是同一届之中天赋相当不错的青年才俊。

正所谓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意气相投,何等快哉!

……

日渐黄昏,入学考核也终于告一段落。

当天一共有近万名少年参加了入学考核,但是最终筛选下来,能够被录取的,只有八百名不到,可见这个挑选的过程,是多么的严苛和残酷。

被淘汰的年轻武者们,只能垂头丧气的离开,或许有一些年幼的,回去好好地磨砺一番,还是有机会加入天位学府的。

终于,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天位学府的公告区,再次张贴出了最后的成绩。

凌峰的排名,从最初的第九名,最后降低到了三十五名。前十的名额,又被涂去。

根据欧阳靖所说,每一年都会选出十名绝世天才,直接保送到一个秘密的小队,进行为期一年的秘密培养,一年之后才会出来。这些绝世天才,才是天位学府真正的“秘密武器”。

凌峰原本被判定为圣级真气天赋之后,也是有极大地几率会被选入十人之列,可惜他的体质测出来只是人灵体,最终被排除在外。

不过,凌峰并不在意这些。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了,凌峰来到之前一慕芊雪约定好的地方,可惜,慕芊雪却并没有如约返回。

“难道是被淘汰了,所以先走了吗?”凌峰轻叹一声,心中没来由一阵落寞,“她一定会很失落吧。”

“大哥,我们两个都录取了诶!”这时候,欧阳靖欢快的奔了过来,一脸兴奋道:“我排在了六百多名,总算还是留下来了。对了,那个叫做姜小凡的家伙,他因为在意志力的考核上刷新了记录,所以也被破格录取了呢!”

“挺好的。”凌峰淡淡笑了笑,心想若是慕芊雪也能录取,那就更完美了。

在他看来,慕芊雪的意志力,肯定不会比姜小凡差什么。

他又哪里知道,慕芊雪并不是被淘汰了,而是因为太过优秀,被秘密的带走了……

“哦对了,大哥,那时候在测试真气天赋的时候测出十二星天赋的那个秦绾绾,她的成绩可厉害了,就在你的后面几位,第三十八位呢!”

“三十八么,是挺三八的……”

凌峰摸了摸鼻梁,他刚才粗略看过去,早就注意到了那几个熟悉的名字。

柳云飞,综合成绩排在第二十七,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主要是他的体质居然是九星地灵体,这一点太占便宜了。

还有那个一直与柳云飞暗暗较劲的苏牧,综合成绩三十三,都十分接近。

……

在天位学府演武广场外面的树林中对付了一宿,第二天一早,除了前十名那些绝世天才被暗中送去秘密培养之外,新录取进入天位学府的七百多名“黄字门生”,清一色都在老学员的指引下,先去内务部领取了黄字门生的衣服,令牌以及宿舍的《学院守则》之后,就各自分配好了居住的宿舍。

一共七百多名黄字门生,根据特定的标准,分成了东、南、西、北、中五院。

根据分院分配居住的区域,倒是有点儿类似于问仙宗的外门弟子。

巧得很,凌峰和欧阳靖都被分配在了东院,而在分配宿舍的时候,欧阳靖稍微花费了一点儿晶币,就与凌峰分在了一间院子里面。

“天枢东院。”

欧阳靖抬头看了看自己将来要居住最少半年的地方,忍不住哈哈笑道:“大哥,这条件还不错啊!”

凌峰努了努嘴,天位学府到底是天位学府,想不到连黄字门生都可以每人分配到一间独立的卧室。

大步迈进院子,里面是一个四合院的模样,左、中、右各有一座阁楼,中间是一个宽敞的庭院,种着两派苍翠的青松。

院子里铺着青石地砖,上面还有各种刀枪剑戟劈砍的痕迹,平日里应该也是用作晨练的场所。

在靠近右边阁楼的地方,则是一口古老的水井,旁边还有几个古旧的木桶。

十分朴素干净的地方。

“我的房间是四号,大哥你在我隔壁,是五号。”欧阳靖张罗着凌峰进房,他们都有纳灵戒这种东西,所以行李什么的都不需要自己来扛,十分轻松。

这时候,院子外面又走来一个少年,在他身后,扛着一个比成年人还高的巨大背囊,捆得结结实实,手里也是拎着大包小包,一步一步,十分沉重有力地迈进了院子。

“嘭!嘭!嘭!……”

随着那黑黑壮壮的少年把身上的行囊放下,地面都剧烈的震动了几下。

凌峰和欧阳靖忍不住回头看去,当看到那个少年的面容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咦,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