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墨凌渊身子往后一仰,倒在锦被上,“走到哪里去?这可是我跟成亲的新房,我本就应该住在这里。”

楚云瑶坚定的否认:“我什么时候跟成亲了?”

墨凌渊手臂撑着脑袋,支起身子,漆黑的眸灼灼的盯着她,调笑道:“没成亲,是怎么嫁进少帅府的?”

楚云瑶轻嗤一声:“们这里流传一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我拜堂的明明是一只大公鸡,怎么就成了?

就算不是嫁给鸡了,抱着那只鸡跟我拜堂的人也不是,我跟成的哪门子的亲?”

墨凌渊愣了片刻,直直的坐起来,“的意思是,看中那个抱着鸡代替我跟拜堂的人了?”

楚云瑶轻撇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墨凌渊“腾”的一下从床沿上站起来,一脚踹开了门,一边往储星楼的方向走,一边喊道:“管家呢?”

管家正守着被打板子的容嬷嬷,命人用抹布堵住了她的嘴。

听闻叫自己,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墨凌渊的脸色,问:“老奴在呢,有什么事?”

墨凌渊倏的顿住脚步,转头盯住管家,沉思起来。

少女纯情眼神冷艳高清艺术图片

管家被盯的浑身发毛,硬着头皮接住他的目光,圆圆的脸上浮出一抹讨好的笑,“少帅,您是不是饿了?”

“嗯,确实饿了。”墨凌渊此刻才突然想起来,他从军营回来,还没吃晚餐。

管家麻溜的开口:“老奴现在就让人去给您做饭。”

“等等。”墨凌渊收回视线,往望月阁的方向瞥了一眼,问:“代替我拜堂的那只鸡呢?”

“单独关在笼子里好生养着呢,越长越威武了。”管家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剁了!”

“啊?”管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本帅想吃鸡,给本帅煲汤喝。”

“这不好吧,毕竟是代替您跟少夫人拜堂的大公鸡,厨房里还养了很多只老母鸡,您要是喜欢,我让人给您用老母鸡煲汤……”

公鸡煲出来的汤也不好喝啊。

管家一片苦心。

“让剁了就剁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墨凌渊听到拜堂两个字,只觉得万分刺耳,语气越发不好了,“我成亲的那天,是谁抱着这只鸡跟少夫人拜堂的?”

“是段先生。”管家不明白少帅怎么突然就提到这件事了。

“谁让他逞能代替我的?”墨凌渊脸色越发不好看,没好气的问。

“您忘了,是您自己让段先生代替您的,段先生实在推脱不了才抱着大公鸡代替您去接亲,去跟少夫人拜堂的……”管家诧异的问:“少帅,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我就问问。”墨凌渊回想到成亲那天发生的事,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少帅,是让厨娘给您煲鸡汤,还是让少夫人给您做?”

“让少夫人做。”墨凌渊抬脚往前走,叮嘱道:“做好后,不必送到储星楼,直接端去望月阁,我去少夫人那里用餐。”

“是,我这就去找少夫人。”

“慢着。”墨凌渊喊住正要离开的管家,冷沉沉的道:“少夫人如果问起,成亲那天抱着大公鸡的男人是谁,不许告诉她,听到没?

但凡府里走漏了风声,被少夫人知道那人是段长宇了,我拿是问,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