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中午12点半钟,随着4张桌子被移除,更由于到目前为止出人意料的战况,那没啥好说,站在场地中央的李襄屏自然就愈发引人关注了。

越来越多的棋迷围拢过来,周围议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逼迫华领队他们不得不拉起一根绳子—–省得影响到剩下的4盘棋。

嗯,这个活动进行到现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了一点点对抗赛的味道。

比如说老金,他刚才还在为李襄屏的胜利兴高采烈呢,因为这让他有机会嘲笑其他业余高手。不过到现在,他却已经没有这样的心情了,他对孔二杰说道:

“小美,小美你快帮我去看看,其他4盘棋是什么情况呀?这要是真部输了的话,那咱们京城业余棋界的脸都被这帮人丢光当喽。”

孔二也是京城人,所以他大概也觉得输掉确实丢人,因此他听了老金的话后再次巡场,并且这次的巡场要比前一次认真得多。

等他再次巡场完毕,老金死死盯着他道:

“怎么样?怎么样啊?”

“嗯,如果只看棋盘上的形势,那4盘棋还都是黑棋优势的。”

“哦”还没等老金把“那就好”说出口呢,孔二杰马上又开口了:

“不过别高兴的太早。”

“为,为啥?”

无辜眼神秒杀宅男

孔二杰一笑,他手指着还在下棋的张大记者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目前进程最快的,也就是张记者那盘,可就算他那盘,目前也才下了120手棋左右而已,那你说,你们这些业余高手在这个时候的优势,在襄屏面前能算优势吗?”

老金顿时不吱声了,的确,因为人孔二说的是那个理呀,像这样的让子棋,能按照正常的形势判断来预测输赢吗?这当然是不能。

既然老金和孔二能懂这个道理,那么正在表演的李襄屏自然就更懂这个道理。由于撤掉4盘棋的缘故,这无疑就减轻他很大压力了,也让他更加容易聚焦:

“嘿嘿定庵兄啊,这余下4盘,貌似是张大记者以及孙老师这两盘更为棘手,那么咱们先易后难,先集中精力解决其他两盘吧。”

“呵呵好的,英雄所见略同也”

另外两位业余高手一位姓杜,另外一位却是姓尹。李襄屏对尹姓高手不太熟悉,然而对那位姓杜的青年高手却有所耳闻,这是一位京城本地的学霸,目前就读于清华大学,也曾经有“晚报杯”十强的记录。

嗯,怎么说呢,这就是那种玩什么都好像很轻松简单的高智商者。

不过李襄屏现在就决定率先对他下手,而之所以挑选他,那当然不是因为李襄屏妒忌人家是学霸,主要是当前的形势使然—–

目前他那盘虽然客观上是黑棋的形势占优吧,但局的形势比较混乱,没定型之处还非常多—–那么这样的格局,对高手来说当然更容易下手。

“襄屏小友,现在请落子某处某处”

不过在这时候,李襄屏却没有听从自己外挂的指示了:“呵呵定庵兄呀,我现在却想下这里,你看此手如何?”

李襄屏落下那手棋后,他还特意停了停。

“这哈哈此法亦可,高明啊,襄屏小友果然高明”

到现在这个时候,这俩家伙终于有机会祭出了卑鄙的“双剑合璧”。

很显然,两人如果达成真正的双剑合璧,那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挡得住的,哪怕是清华的学霸也不行。

从李襄屏那手棋开始之后,杜6段就枪法渐乱了,20分钟之后,李襄屏和老施这边就完扳回了局势。

又过了大概15分钟,清华学霸苦笑着摇摇头,他选择缴械投降。5比0!

再次过去大概20分钟,尹姓高手也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他在下午1点10分左右起立。6比0!

现在就只剩下张大记者和孙谊国业余7段了。

由于之前特意放慢节奏的缘故,这两盘的进程不算快,张大记者那盘刚过140手,而孙7段这盘则更慢,目前还不到130手。

而到了这时,李襄屏终于可以搬张椅子坐下来了,他可以仔细梳理一下当前的局面。

“哎呀定庵兄,此两局可是超难局呀,对张记者那盘几乎败定,对孙7段此局虽然稍好,不过同样非常困难,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呵呵,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现在只剩两局,那咱们仔细斟酌就是。”

于是李襄屏的落子速度再次放慢,有很多下法,甚至是在两人商量好了之后再落子。

到下午1点半左右,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两人也几乎把“双剑合璧”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可能正是在这种威力的压迫下,渐渐的,对孙7段那盘的形势越来越迫近了,只可惜对张大记者这盘,由于可折腾的余地太小,现在看上去依然非常困难。

没有办法之下,李襄屏只好再次祭出他的“微表情盘外招”了—–

只要张大记者下出一步好棋,那么李襄屏就横眉冷对一副鄙视状,而张大记者稍微下出一步平庸一点的棋呢,那李襄屏当然就化身哲学家,露出他那忧郁的眼神。

总算还好,张大记者毕竟对李襄屏很熟悉啊,所以他还真就吃这套,在疑神疑鬼之下,他还真就下出好几步疑问手,没让李襄屏把媚眼抛给瞎子看。

时间来到下午2点钟了,在李襄屏和老施联手的威力下,两位业余高手渐渐抵挡不住,他们枪法渐乱,且战且退。

下午2点10分,眼见对张大记者那盘已经完实现了逆转,两人把注意力放到最后一盘棋。

下午2点12分,对孙谊国老师那盘,当李襄屏正准备落子时,老施突然开口:

“襄屏小友,现在下在某处某处吧。”

李襄屏一愣:“咦!为何?”

“呵呵,做人留一线,就下我说的此处吧。”

李襄屏细细品一下之后,他脸上挂起不易觉察的笑容—–

老施刚才的这手棋,其实可以看做一个考题,假如孙7段应对的话,那么这盘棋他将获得胜利。

“哈哈定庵兄,我想你和西屏前辈当年,就是这样骗人家铁头兄银子的吧”

李襄屏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落下这手棋——-按老施的指示落下这手棋。

下午2点半左右,这场一对八的“多面打”部结束。

7比1,这是李襄屏最后交出的成绩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