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墨瑾澜咬着牙,“就算我母亲狠毒,那也是被们逼的,如果没有们,她也不会连想要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她日日抄经念佛,们依然不肯放过她,还要派人去暗杀我哥哥。

她要是不争权夺势,把控住整个督军府,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回了。”

楚云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懒得再跟她理论,垂眸看向怀里抱着的孩子。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让楚云瑶心脏猛地往下一沉,只见这孩子模样似曾相识,只是双眸紧闭,嘴唇乌青,看似熟睡了一般。

楚云瑶伸手去探婴孩的鼻息和脉搏。

发现这孩子虽然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却触手生凉,没了呼吸,脉搏也没有了生命迹象。

死了不止一时半会。

楚云瑶抬眸死死的盯着墨瑾澜:“杀了他?疯了吗,他还这么小,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墨瑾澜双眸通红脸色惨白,站在萧瑟的厅堂里,好似一缕孤魂:“我没有杀他,是他自己死的我就是想问问能不能救活他。

不是大夫吗,不是医术精湛吗?救活他呀。”

楚云瑶看疯子一般看着不可理喻的墨瑾澜:“人死不能复生,这么小的孩子,连身子都快要僵硬了,怎么可能还活的过来?”

校园闺蜜不分你我的青葱岁月

墨瑾澜喃喃开口:“不能活过来了吗?他一定是被她母亲接走了,跟我没关系,我没有杀他,人不是我杀的。”

她只是把孩子送到了容嬷嬷那里,却没想到安排在少帅府的人行动失败后,母亲去了一趟容嬷嬷那儿,等到她再去看孩子的时候,这孩子躺在摇篮里,已经没了气息。

她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不敢追问,也不想追问。

楚云瑶细细打量这这孩子的模样,脑海里电光火石般闪过一张面孔。

这孩子虽然小,可这五官有些奇特又略显平凡,跟那个戴着人皮面具伪装成秦千黛身边的小丫头的苗疆女人简直一模一样。

至从那女子死了后,这条查下去的线索就断了,却没想到她的孩子竟然落在了墨瑾澜的手里。

楚云瑶缓缓蹲下去,将孩子放到地上,直起身子,“没想到那个懂一点巫蛊之术的苗疆女人竟然是们安排到少帅府的。

我今日要是再不跟计较,就是将我自己的性命置于危险之中了。”

墨瑾澜从椅子上站起来:“楚云瑶,都被我关起来了,还要怎么跟我计较?我今日就让死个清楚明白,这次接来这儿的人,压根就不是什么宫家的人。

宫墨两家一向交好,我伪造一张宫家的请柬简直轻而易举。

这地方偏僻荒凉,就算有人找到这里,说不定的尸体早就被野兽拖走了。”

墨瑾澜抬脚往外走,“就在这里挨饿受冻,给孩子的母亲偿命吧。”

刚跨出厅堂的门,只听到“嘭”的一声响,墨瑾澜回头,就见困住楚云瑶的铁笼子如纸一般被划开了。

楚云瑶一手握着价值连城的刀鞘,另一只手握着一柄镶金匕首,抬手往那铁笼子上用力一划,差不多手臂粗的铁棍如木头般被削成了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