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蓝千箬和墨怀觞从丞相府里面出来直接上了马车,坐在马车里面墨怀觞看蓝千箬一言不发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干脆坐在一边等着她想好之后再说。

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蓝千箬像似想好了什么一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箬箬,你怎么了?”

墨怀觞仰起头望向无形之中会透露出几分妩媚神色的蓝千箬,感觉这小妮子似乎长大了不少。

“蓝枫的事情,你说我该报仇还是不报仇呢?明明我们现在可以过得挺好的,着实没有必要参合到那些事情里面。但是我又觉得说蓝枫挺可怜的,好不容易在东胜大陆上站稳脚跟,结果弄得家破人亡的局面。”

蓝千箬觉得唏嘘不已。

“箬箬,你想报仇就报仇,不想报仇也无所谓,你不是蓝家本家的蓝千箬,你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蓝千箬。你和他们本来也就没有多大的瓜葛,只不过是借用了一个死去无用的躯体而已。”

墨怀觞本想安慰蓝千箬,却忽然想到这躯体不是蓝千箬本身的,那以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一点什么的话,这生出来的孩子岂不是带着蓝家的血缘?

“有道理。”

蓝千箬本来还觉得心里面有点什么,但是现在听墨怀觞这么一说,心里面顿时有些想法。

“那箬箬怎么想?”

墨怀觞等待着她的答案。

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

“还债啊。”

蓝千箬吐出三个让墨怀觞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字,让墨怀觞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还债?箬箬,你没有说错吧?”

墨怀觞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她。

“没有啊,小乖乖,你想大道之行周而复始,有始便有终,有因必有果。我呢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使用了蓝千箬这个身体,我就要还了这身债。”

蓝千箬想到在二十一世纪时曾经看过不少的书,书中玄妙的说法让她觉得自己若是不还清这身债,于她的修行必然是阻碍。

“你说的原来是这个事情,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墨怀觞失笑的摇了摇头。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蓝千箬眨了眨眼睛,她对修行之事了解的不是很多,很多都是靠着她在二十一世纪的摸索。

“对,箬箬说的很对。你用了蓝家的这副皮囊,也就代表你欠了蓝家的一份血债,这债还了,你和蓝家也就没有任何瓜葛。”

墨怀觞一开始没有正视这个问题,直到蓝千箬说起来才注意到。

大道修行最怕的就是不落因果,可实际上却是不昧因果。

因果轮回,蓝千箬欠了蓝家的债,现在不还,未来定当偿还。

与其说等因果现前,不如直接主动找上门去,断了这因果。

“那就这么办,去了灵元大陆,打反派,灭渣渣,夺回蓝家等蓝枫出现继承,一切都完美。”

蓝千箬巴掌一拍,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瞬间“咚”的一声,蓝千箬感觉到自己的头痛的不行。

“你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墨怀觞没好气的说道。

“小乖乖,人家想提早和你双宿双飞好不好。”。

蓝千箬说起话来口无遮拦的,一个双宿双飞让墨怀觞脸色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