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然而,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孤寒竟忽然动身,其身影宛若一道闪电破空,还未等龙禹那一脚落下,他抬手便是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龙禹的腿杆之上!拳力之霸道!“咔嚓……”龙禹腿骨当场折断,同时只见他整个人都仰翻了出去!这一幕,无不令在场的众人感到一阵头皮发麻,甚至是错愕至极!这个冷酷的家伙,怎会突然帮苏昊的忙?

另一边,苏昊虽然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不过他并没回头,而是在这一刻,面开启了体内的两口至尊洞天,两道金色气焰环绕,瞬间便加持在了他那手掌之上,将其他那手中剑气,衬托得更为地炽盛了起来!与此同时,只见他脚底闪过了一道电光,俯冲向林少锋跟前的刹那,手中剑气猛然斩出!在这一刻,纵是修为高出了苏昊一大截的林少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心中更是惊恐到了极点!尤其是当林少锋,感受到苏昊手中那股狂暴而又汹涌的力量时,他的心都凉透了!因为那两口至尊洞天之力,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他这尊神,所能承受的力量,最为可怕的是,他现在根本逃无所向,因为苏昊的出手速度快得吓人,手中剑气更是直指他眉心而来!“你给我停手,我道歉、我道歉啊!”

眼见那火芒斩来,即将就要临近头颅,只见林少锋忽然开口大喊,高傲如他,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服软!因为他的灵魂深处,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气息!“哧!”

尽管如此,苏昊手中的剑气却并未停下,不过他却稍稍改变了剑锋方向,并未直斩林少锋的眉心,而是斩落在了林少锋的右臂之上!“噗……”林少锋根本来不及闪躲,右臂当场被斩,断臂之处登时血花四溅,宛若喷泉,鲜红而又刺目!“啊!你为什么还要出手?”

伴随着一阵惨嚎传开,登时只见林少锋满头发丝披散开来,且大步向后倒退,眼神中无不流露着一副极度惊恐的色泽!他虽为一尊神,但他却无力去迎击眼前的那个凡人,此刻他的心里到底有多恐惧、有多难受,有多愤恨,这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最能体会了……直到此刻,苏昊这才驻足,且顺手一把便将那坠空的断臂,抓在了手中,回应道:“机会只有一次!”

而在说这话时,手中便腾起了一道刺目的天火烈焰,就要彻底焚灭手中断臂!这条断臂一旦被彻底焚灭,那也就意味着,林少锋的右臂再也无法重生。

“你敢!”

林少锋怒喝,但他却不敢上前半步!“我有何不敢?”

话音都还未落下,只见苏昊手臂一震,掌中烈焰爆腾间,林少锋的那条断臂,当场便化为了一捧血色齑粉!“阿弥陀佛……”不远处,元青看得一阵摇头,他虽然很想前去阻止这场悲剧,但他也只是有心无力。

“你惹大麻烦了!”

广场边缘,只见那被孤寒一拳崩飞的龙禹,冲着苏昊便是一阵冷斥!场中所剩下的天才青年们,也已是震惊到了极点!虽然大部分人,都很欣赏苏昊的才华与实力,但苏昊太强势了,甚至强势得有点过头,这可是在长生宗,而且这也不是比赛啊,他竟当众焚灭了林少锋的手臂,这是何其的胆大妄为?

学姐的寂寞天台私房

“他的麻烦算我一个。”

令人感到惊叹的是,在这一刻,只见那冷面少年孤寒,冷冷地扫了龙禹一眼,且这样说了一句。

他虽看似淡定无常,但他的气势,却是比皆苏昊还要猖狂!敢情这天下第一、与天下第二两位超凡天才少年,这是打成一片了呢?

貌似这炼魔殿与仙武宗,曾经没有半点瓜葛吧?

众人完看懵了,难以理解这孤寒,为何要来掺和苏昊的事情。

“你们……你们注定难逃夭折之命!”

高傲犹如林少锋,此刻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一阵冷斥之下,旋即动身便飞出了虚空神殿。

龙禹紧随其后,他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下去,因为这两个少年都特么是疯子,没准一会他的手脚都将不保。

“我敢保证,林少锋一定是去找他的师尊赤云长老去了!”

“听说赤云长老已闭关多年,他会为此出来么?

我觉得他应该是去找季宗主,或是副宗主贺漮告状去了吧?”

“季宗主哪会有时间来理会这些琐事?

加之他现在可是很看重苏昊的炼丹本事,他会帮林少锋这个废物么?

还有那贺副宗主,刚才被祁长老都给吼跑了,他哪里还敢来找苏昊麻烦?

我看林少锋八层也只能去请自己的师尊赤云了!”

“这林少锋也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场中一片哄闹,大部分人都在猜测,林少锋定是去找自己的师尊赤云长老去了。

苏昊虽为见过什么赤云长老,但众人却是很清楚此人,那可是一个狠角色,一身修为实力高深莫测,绝对不会弱于祁长临!“我说苏少侠,你是不是暂时先回避一下?

倘若那林少锋,真找来他的师尊赤云长老的话,你可就真的麻烦了啊!”

“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季宗主对你的印象很不错,你不如先去他那里,说不定季宗主一句话,就能解决此事。”

当场便有人对着苏昊作出了劝告,甚至出了对策,建议苏昊赶紧前去找季宗主。

而这些人,正乃是苏昊的仰慕者,也是来自各州地各门的天才青年。

“是福是祸躲不过,大家不必担心,他师尊若来找我麻烦,揍他师尊一顿便是!”

然而,苏昊竟一脸自信地摆了摆手,且这么说了一句?

他这是何其的强势?

他怕是强势得脑壳出现问题了吧?

这话听得一众人深感无语,本想出言打击,但却又找不到任何打击的理由。

“瘟神哥哥,这次你帮我除的这口恶气,来日巧儿定当涌泉相报!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