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龙头……怎……怎了吗?”方罡我盯得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我冷笑一声:“还我是总龙头啊,手下的人闹出这大的,也不跟我报备一下?”

听到这句话,方罡的脸上显闪过一丝惊慌,虽快就变成了一副委屈巴巴,了大的冤枉的样子:“总龙头这话是?”

如是普人可能就会他骗过去了,不过对于拥有至阳金瞳的我来说,这点小,对我来说本就不算是。

“这个人,是们风水门的人吧。”我将手机到他的面,是中介联的个人的照片。

方罡到照片,似乎还时间仔细辨认了一下,后突一副起来了的神:“这个人以确实是我们风水门的,可是现在已经失踪长时间了。”

“失踪了?”我紧皱着眉头,方罡是在说谎,是却还是找不到驳他。

而方罡好像也十分确认这一点,给我将这说得合合理,我竟完没办法从中找出一点的漏洞。

如不是因为至阳金瞳一在暗示我,这中间有问,我都快要败下阵来选择信他了。

“是吗?”我着方罡,眼神十分阴冷,时候开始,连方罡都变得跟李文一样,一肚子坏水儿了?

心中对方罡感到有失望,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起来不错,如说钟兰青在说谎,我还可以理是因为到了控制,是到了惊吓。

可是方罡不应该啊……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紧抿着嘴唇,我不算在这种上继续和方罡太极,所以缓步走他,缓缓抬起手。

方罡心中一着鼓,可是他也自己本逃不掉。

似乎没有感到我的杀,方罡是偷偷地咽了一口唾沫,在心里祈祷着,已经完没有了要抗的。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变成了金黄色,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这个人藏在地方?”

方罡整个人突就好像抽空了灵魂,他心里满是拒绝,可是能够到自己的嘴一开一合,说出了一串地址。

“方罡,也是老人了,出这种之后,就应该自己这的后。”我的语气已经不带一丝感。

其实说实话,我对于阴门的要不高? 是希望能够不要有多的勾心斗角? 要能够到合作赢就好了。

为了同的益,有合作才是好的。

我风水门现在虽比不得葬门和墓门? 可是至少也能够赶上尸门的发了。

可是使是这样? 方罡还是这贪得无厌? 要进一步获。

我记得他以不是这样的人? 这让我感到十分奇怪。

眼中的金逐渐消散? 方罡的眼睛里也逐渐恢复了。

自己已经说漏了嘴,他整个人都颓地倒在了地上。

我没有说话? 转身带着江羽立和皎皎离开了。

他说的个地方,我倒是没有到? 离这里不远,就在尸门的附近。

好巧不巧,我们刚刚过去的时候? 就到了我们找到的人,而且还是两个。

中介好和风水门的弟子在商议? 我心中冷笑一声,这两个人一就不是经这种的人,竟会将人约在自己的住处附近,也不怕人一窝端了。

他们说得兴奋处? 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江羽立走在我们面,抢一步将两个人都给扣下了。

两人努力转动着眼珠子? 震惊地着我们。

“就是介绍富人去栋凶楼的中介?”我挑了挑眉,这个年轻人起来没有的,是脸上的身材还没有完散去,样子刚刚他们的话应该还是振奋人心的。

都不考虑过多,我就一定是赚了不少钱了。

“如是的话就眨眨眼睛。”

他连忙疯狂地眨起来,就好像是在抛媚眼一般。

我一个响,他的身体还是无法动弹,不过至少能够说话了。

“快把我开!”他的脸部肌肉刚刚可以开始动的时候,就转换出了愤怒的绪。

可是我本就不吃他这一套,是淡淡地说到:“,是报的警?”

听到我问这个问,人加不耐烦了:“该说的我都已经和督察说了!们这是犯法!”

这句话让我觉得十分好笑,脸上的也逐渐变得加阴沉了:“究竟是为认为我是一个会好民呢?”

中介的心跳都漏了半拍,着我的终于逐渐变得惊恐起来。

“要乖乖地告诉我实,我不会为难的。”我和江羽立将他团团围住,这中介的个子也不高,我们在他身上投下的阴影估计已经投进了他的心里。

咽了一口唾沫,他能够颓地说到:“好的。”

旁边的人似乎是愤怒,整个人使定住了还是在颤抖着。

他恶狠狠地等着中介,眼神警告他,如敢说出来,就不会有好下场。

中介显是吓到了,我抱着双臂着名弟子:“们龙头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还是省省这份心吧。”

弟子显是不信的,在岳阳,能够得过方罡的人,两个手都数得过来,我这年轻,一就,不过是个嘴炮王。

我可没有兴趣在他面,是转头着中介:“告诉我们,我帮把他搞定,这个易应该划算?”

弟子的眼神就好像是要将我吃的似的,可是他又有办法呢,毕竟现在行动都已经我完限制住了。

“如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介两个都一起搞定。”我摸出一把小刀,手在刀刃上摩挲着,抬起头,朝他们露出一抹笑容。

不过这不是温和的笑容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