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巨大的爆炸声,好像有着无数门的火炮齐齐发射!

战争!

这就是战争!

就算是千里之外都能够听得到那震天般的雷鸣声,好像天塌了一样!天空中弥漫着阴沉沉的硝烟,似乎是天地都在哭泣,大海都在为之哀鸣。

“这是……”

天空中,段擎天眼睁睁的看着下面不断的爆炸,范围之广,包括了整个东海岸线!

那令人绝望的毁灭之气,正在不断的攀升,先前的爆炸了,后面的还在前冲,企图以这种自毁的方式硬生生的撕开我们的防线!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

段擎天看着那末日般的画面,双耳之中,灌满的是无数的哀嚎,心中顿时掀起千丈烈焰!

“是的,如何?你们精心布置的防御,马上就要变得支离破碎了,而你……区区一个小人物,又能干什么呢?”

黑炎死神将剑扛在肩膀上,因为肩上的护具,宝剑的剑锋也不会伤到他分毫,此时的他,好像已经是一个胜者了一样,而他眼前之人,则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悲哀的失败者。

树林中的娇俏果子清秀逼人

这才是真正的计划!

这才是真正的毫无人性!

我们一直忽略的一点就是,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邪修组织,这也就意味着他肯定不会和一般人一样。那种对待下属、对待士兵的心,他们不会有。

用弱者作炮灰,丝毫不顾他们的生命,我们以为这就已经是极限了,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想过,他们还可以做得更极致!

轰——!

砰——!

那一个个像我们冲来的小鬼,妖怪,甚至是人!都是一颗颗隐藏的!

也许是恭魔教中的某个人,或许已经是身为长老的人物了,他在这些人、鬼、妖中埋下了那种恐怖的力量。

但最令人吃惊的就在于,这些体内已经有着这种恐怖力量、注定会在这一场战争中死亡的家伙,居然依旧是毫无惧意!平静如常……

他们的心,已经不属于他们了,他们的所有都不属于他们了,他们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用来撕开我们的防线的工具!

但令我唯一欣慰的是,张铮是肯定没有被设下这种力量,否则他不会不跟我说,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淡定,我相信他的思想还没有被完蛊惑。

他没有,是幸事,但是其他人,却是不幸的!

就在我的面前,那原本还耀武扬威的野猪怪的身体也开始膨胀了起来,圆滚滚的肚子好像变得透明了,我能够清晰的看到在他体内的那一团黑色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哈……死吧!”

野猪自身难保,却依旧在哈哈大笑,好像疯癫了一样。

这是什么违反人道的手法?!先锋部队尽数被植入了这种力量,中间部队半数被植入这种力量!那东西一旦爆炸,炸不炸得死敌人不知道,自己会死,那是一定的!

但就是如此,他们却还是接受了,并且真的以身为剑,不断的向前冲锋,我面前的这头野猪更甚于此,甚至以此为荣。

“够了——”

我低着头,周围都是爆炸,耳朵中已经装不下其他声音了,左右手突然都是一松,鬼面飞云剑立刻被收回了系统里,取而代之的,却是那块面具。雷霆之锤则是在我松手的那一刻,化作了无数的小蛇,飞散在了空气里面。

“结束这一切吧。”

我淡淡说道,抬起右手,戴上了面具。

“阻止所有的爆炸,记住,是所有!”

我在心中暗暗说道,心念一动,护身符开启!

而就在我的意识开始恍惚的时候,我似乎隐约间听到了一句话,说话的是我的声音——

“知道了,少命令我!”

下一刻,眼前白光一闪,我的意识彻底被挤出了身体!

面前,视线所及之处,尽是邪修们爆炸的场面,以及那些暗影军士兵、乾坤瀚海阁成员、慕容家族的法师们,和那些散修被爆炸所伤、所杀之时的悲惨画面!

耳中,尽被爆炸声和惨叫声所充满。

另一个我升入空中,其模样却是另一个人的,我也不知道那是谁,我不愿意暴露我护身符的真实实力,也不想让别人知道那就是我,所以在使用之前,用面具变化了身体。

至于那到底是谁的样子,管他呢!

那一个我站在空中,俯视底下,如看蝼蚁一般,眼神之中尽是淡然。

“别特么装逼了,快干活!”

我看着那家伙,也不知道他听不听的见,虽然是用的一个身体,他又是我的前世,但我总觉得他跟我的灵魂有些不太符合,怎么性格不一样呢?

那飞在天上的“我”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我的话,面不改色,眼中古井不波,缓缓抬起右手,不紧不慢的,突然间,五指紧握!

唰——!

就算是此时仅有一个意识支撑着,但我依旧能够感觉得到那庞大的力量。

那种天下皆由我主宰的气势!

“这……”

“怎么可能?!哪里来的高手?!”

天上,两个强者都是惊了,这突然而来的强悍气势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的砸在了他们的心上!

在这一刻,什么东方战神,什么恭魔教二长老麾下第一高手,都是浮云了……

满说这二人,就是将那整个东海岸线上双方所有的人加起来,又怎能赶得上我现在的实力?!

“闭!”

那个我淡淡开口,好像是自说自话一样的发出声音,但这一声响,却是传遍了整个东海岸线!

“什么?”余昊单手持棍,另一只手已经将背上的宝刀抽出,周身上下,环绕着的是凌厉的刀光,构成了一个刀阵,近身者必死!

但比起此时传来的那力量,却是云泥之别,如萤火比皓月!

尤其是那看似简单的一个字,却宛如天降救世梵音,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这才是实力。

一瞬之间,所有就要爆炸的小鬼、妖怪、邪修们,都好像是被人给关上了开关一样!那腹中正在膨胀的黑气,都好像是被某种力量给束缚住了似的,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是再也发挥不出来那种可怕的力量。

“各位——”

宛如天降梵音的声音再次响起,完完的灌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整个东海岸线,由北到南,数百营寨,在这一刻,都能够听得到那声音,同样,也都能感受到身边,那一个个敌人的怪异之处。

他们惊奇的发现,自己身边所有的敌人,都好像石化了一样,纹丝不动!

“这……这……”

所有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而天空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快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嗡——!

就这一下,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觉天空中传来的这个声音,就好像圣旨一样,当最后一个音落下之后,每个人的心中都是突然产生一种极强的求胜!

“跑!”

不知是谁一声大喝,一群人齐刷刷掉头,直接向着内陆跑去!

天空中,段擎天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那无数穿着自己暗影军制服的人宛如逃兵似的拼命后撤,但他却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问题。

他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虽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一场战斗——结束了!

“乾坤瀚海阁所有人,立刻后撤!”

余昊将宝刀回鞘,一转头高喝一声,立刻远遁,周围无数乾坤瀚海阁的成员也都开始向后跑去。另一边,慕容客带领自家的家人、供奉等,也是跟随着众人。

仅仅眨眼的功夫,东海战士们与那恭魔教的邪修们瞬间便拉开的距离!

不远处,胖和尚也在拼命向后跑,肥硕的身体在求生的力量的支配下,爆发出了客观的速度,但是我实在是想不通他怕个屁啊!

这家伙本来是被我带来打算调查东海下的神秘力量的,因为他的佛光护体和神奇法宝,能够抵御这种未知的力量,但没想到战争说来就来,恭魔教的突然挑战,使得计划都乱了。

战斗开始前,我被调来这个营寨,他肯定也得跟着,但是考虑到这家伙是那么的不靠谱,就让他好好在帐篷里歇着了,但没想到对方竟然用自爆战法,导致这家伙也没法再好好待着了。

不过……那种爆炸真的伤得了你?你跑个球啊?!

我正想着,突然间一阵强烈的虚弱感传来,差点儿让我眼前一黑晕过去,仔细看去,却是发现那飞在天空中的另一个我,也是虚弱无比,面露菜色。

以一己之力牵制住东海岸线所有敌人,而且还要阻止爆炸,这种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是真正的我达到了那个等级,拥有了那个力量,我想着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就在于,现在这个力量是虚幻的,他虽然拥有实力,但是其法力内涵,确实现在的我的。

换言之,就是这家伙的等级很高,但装备跟不上!

你玩游戏,你就是等级升满级了,但装备买的是最低等的那种,你也发挥不出来实力啊!

可以说能把那些人牵制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不易了!

“小心了!”

那个我一声厉喝,话音刚落,我便感觉又是一阵强烈的虚弱感传来,下一瞬,我的意识便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而就是同一时刻,失去了束缚的那庞大力量瞬间如脱缰野狗一样,奔腾而出!

轰——!

爆炸之声,传至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