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天来,慕名而来求医的人没有过百,也有数十。

要是有求必应,谁找上门华淦都得看诊都得救,那不单能把他累死,也显示不出神医的高贵。

回来这么多天,华淦一个病人都没有见过。

贵人不见,更别提像云迟这些一无身份背景二无万贯家财的人物了。

要是这样的人华淦都治,那他岂不是连益城回春堂的大夫都比不上?那还叫什么神医!

有钱的人这几天是捧上重金或是贵礼上门,有身份的则是忙着送名贴,云迟这样的人物,没有办法,只能挺而走险。

华海和白劲秋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两人看着云迟的目光越来越笃定,几乎是已经认定了,华纷和白纯就是她抓走的,只为了要胁华神医替他们一行人诊治。

“扑哧。”云迟忍不住一笑。

“你笑什么?被我中了?”白劲秋看着她。

“我笑你们想象力丰富啊!”云迟垂眸捏着自己的手指,敛了笑意,道:“我身边也有人失踪了,现在我很严肃认真地跟你们打个商量,要不要合作找人?”

她猜测,华纷和白纯的失踪也与老妖他们有关,如果单是一个老妖不足为患,但是她却觉得不只有他,除了阴须臾,可能还有别的来自妖铃谷的人。

既然他们抓了人是要送到妖铃谷上贡给尊上,她暂时不担心锦枫的安危,但是,等到人被送出益城,往妖铃谷去,那就会麻烦很多。

娃娃脸的田园风少女清丽可人

所以,如果能够跟白劲秋和华府合作是最好的。

为了这个,她可以暂时不跟白劲秋和华海计较。

但是,她准备不计较,对方却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白劲秋嗤笑出声。

“你身边有人失踪?谁?不要作戏了!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马上把人交出来!”

他怒声一喝,院子里突然好像有一阵阴风刮过,火把上的火都是一闪。那些随从们脸色发白,都四下环顾,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有人走到华海身边,对他低声了一句:“二爷,这地方不能久呆啊。”要不是这么多人一起进来,这宅子,他打死也不来。

诡异得很。

“看来,姑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华海听了手下的话就皱了皱眉,决定速战速决,一挥手,喝道:“把人带回去!”

“华二叔?”

“劲秋,把她带回去我们再细细审问!”

所有人都朝云迟围了过来。

华海拉着白劲秋退了开去。“这个时候不需要贤侄亲自动手。”

云迟抬眸,扫了他们一眼,“带我回去审问?”

她云迟从来没有人敢审,从来没有人敢。

白劲秋,华海,真是好样的。

大概有十三四人,举着火把,对她步步逼近,在这些人中,她还瞥到几个男人的视线扫过了她的胸她的腰,眼里的淫火几乎不加掩饰。

这些就是华府的下人。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

本来骨影他们还计划着带镇陵王去求医,但是现在看来,这华府,他们根本不需要去了。

离她最近的两个家仆伸手就朝她抓了过来,在他们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娇俏的少女,伸手抓走就是了。

其中一人的手,似是无意的,要从她的胸拂过。

云迟眸光一寒,脚步一错,人已经主动近了他们一步,那个华家家仆还没有回过神,只觉得手腕一痛,接着整条手臂都麻了起来,另一手的火把已经到了云迟手里。

火把到手,她半点没有犹豫,一把扫向了另外一人的头。

碰的一声重重的钝响。

其他人听着这火把重重击上脑的声音都觉得自己的头也蓦地一痛。

这一记可真结实!

火星舔上那人的头发,嚯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只见云迟如穿花的蝶,也不知道她脚步是如何移动变化的,手里抢来的火把被舞出一道火龙光影,只看得其他人眼花缭乱。

铮地一声,不知道是谁的佩剑被她抽了出来,之前那想要趁机偷摸她的胸一把的华家家仆陡然看到了她转头来,那双美到极致的眼里有杀意腾腾。

他心中大叫了一声不好,急急要退,但是动作哪有云迟那么快?只见眼前一道剑影凌厉劈下。

所有人都看到这娇美少女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便齐肩砍下了家仆一条手臂,登时都惊得愣住了。

鲜红的血喷了出来,那华家家仆惨叫着倒了下去,难忍的剧痛让他在地上也一直抽搐着。

直到这时,白劲秋和华海才真的骇然。

两人不敢置信地看了地上的断臂,又看向云迟。

她依然俏脸娇如花,就好像那条断臂和喷射的鲜血不是她造成的一样。

白劲秋心里不由一寒。

这个少女哪里是表面看到的这样娇美无害,分明是个狠毒心辣的主!

“你,你,你竟敢……”华海指着她,脸色都变了。

云迟一手执火把,一手执剑,缓缓朝他瞥来。

“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她道。

众人都想吐血。

这叫脾气不太好?这根本就是毒辣!

“你竟敢当着我们的面伤人!我如何能饶你!”白劲秋将火把往旁边一人手里塞,握着剑,足尖重重一踏,身形前冲,剑尖就朝云迟刺了过来。

华海见他动手,也不再阻止了,刚才他已经见识过云迟的功夫,哪里还敢轻敌?当下立即叫道:“一起上!把她拿下!”

这个少女,美则美矣,但是心太狠了,功夫太好了,华海已经没有了猎艳的心思。毕竟,她一剑劈了那名家仆一条臂膀的画面太过震憾了。

这样的女人,他如何消受得起。

看着白劲秋带人冲了过来,云迟蓦地冷笑。

之前那名劝他不要久呆的家仆却脸色大变,急急地拽住华海,低声叫道:“二爷,走啊,赶紧走!你忘了,这儿不得见血!可是现在……”

他的目光落在那名家仆身上,血还在流,还在流。

华海一下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不由惊惧道:“那个传言不会是真的吧?”

“肯定是真的,二爷,走,快走啊。”那家仆焦急劝着,自己已经开始往大门方向退。

华海咬了咬牙,叫道:“住手!马上撤退,退出去!”

“华二叔?”白劲秋愣了。

华海却亲自将他往回拽,同时给了之前那家仆一个眼色。

那些家仆都跟着急急往回跑。***